打印

阿青 qjfzd0hq

阿青 qjfzd0hq

外面的雨下得淅淅沥沥,空气渐渐地变得寒冷,秋老虎被逼到了角落不得不藏了起来,然而室外的寒气并没有影响到阿青。屋内温暖的很,阿青披着一件外套为自己泡了一杯咖啡,慢慢走到窗边,倚着墙看着被乌云笼罩的天空,看着雨滴从那里自由的落下,握着杯子的手不由得放在肚子上,大拇指轻轻来回滑动,心中有些薄薄的悲伤,就在刚才阿青的男友来过,来劝说阿青打胎,那时天空只是淡淡的阴沉,陈飞穿了一件短袖进来了,阿青刚烧好午餐见陈飞来了脸上满是惊讶和喜悦,上去连忙哪家白癜风能治好拉住他的手撒娇道:   

  “你终于来了,你都好几天没来见我了,我烧了饭你要不要坐下来吃一些。”   

  陈飞侧头看了看桌子上冒着热气的饭菜喉咙上下滑动了一下,转回头拒绝了,   

  “阿青,你坐下来我有些事要跟你讲。”   

  “什么事啊?”   

  阿青看陈飞紧张的样子,自己不自觉得也跟着紧张起来,陈飞咽了口唾沫,试探性的问道:   

  “阿青,如果你肚子里的孩子没了,你会怎么样?”   

  “什么意思?”   

  之前还在困惑的阿青立马警觉起来,陈飞觉得自己刚才说的那句话有点傻,所以有些窘迫眼神上下飘忽,接着抿起嘴唇呼了口气像是做了一个重大决定看着阿青的眼睛一字一句说:   

  “阿…阿青,我们把孩子打掉吧。”   

  话说完眼睛又低下去了,阿青不敢置信的看着陈飞,眉头扭成一团问:   

  “你说什么。”   

  陈飞小声的重复了一遍:   

  “……把孩子打掉吧。”   

  阿青又问了一遍,陈飞没了耐心也没了之前的胆怯大吼道:   

  “把孩子打掉,没听懂吗?……”陈飞瞪着眼睛气喘吁吁样子很是可怕,阿青看着陈飞眼里开始溢出泪水眼看就要往下掉,陈飞突然意识到自己太着急了太凶了,赶紧抽出茶几上摆着的纸巾递给阿青边道歉:   

  “阿青,对…对不起,我,刚才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吼你的,我错了……你快擦擦眼泪,别哭了,噢!”   

  阿青没有接过纸巾,陈飞有些尴尬,嘴巴动了动,起身捏着纸巾坐到阿青身旁,替她擦眼泪,阿青咽呜着任凭陈飞的动作,只是眼睛一直注视着陈飞,眼里含泪,让陈飞心里发麻,最后实在被阿青看着难受直接把手里的纸巾扔在了桌上坐回对面的沙发,轻声轻语的说:   

  “阿青,这回你一定要听我的,好吗?你看我们现在还没结婚,手头也没什么钱,这孩子生下来也是个累赘,”说到一半陈飞的语气突然强硬起来,“只要你肯打掉,等明年我赚了大钱一定娶你。”   

  阿青冷冷的看着他,眼里满是失望,他们交往了那么多年,陈飞是怎么样的人她难道还不知道,阿青抽了张纸巾吸了吸鼻子看着陈飞问:   

  “你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陈飞下意识的摸了摸耳垂,阿青眼尖一下子看到了,心里更加确定,于是试探性的说了一句:   

  “你跟她说了我的事那女的就叫你过来劝我打胎!”   

  这句是阿青乱说的,没想到陈飞忽然激动起来,指着阿青骂道:   

  “她不是那种人,你别把她想的那么坏好吗?”   

  阿青无奈的笑了:   

  “陈飞,如果我以前是因为你这点跟你交往,那么现在也是这点我要跟你分手!”   

  陈飞满脸苦恼态度又软了下来:   

  “阿青别这样,那女的我只是跟她玩玩,我对你才是真的,真的!我发誓(陈飞举起左手放于耳旁)…而且我已经预约好医生了,明天就去吧!”   

  后面那句才是心声吧,阿青搓着手掌,突然觉得好累,是出于身心的疲惫,不想再这么闹腾下去了,吸了口气,阿青闭上眼,缓缓靠在沙发上,迟疑了片刻说:   

  “好吧,真的只要打掉这孩子你就会娶我。”   

  听到这话陈飞就像听到什么喜讯一样,眼睛都亮起来了,连连点头,嘴角都不由自主的敛开,   

  “当然,明天10点我来接你。”   

  “……嗯。”   

  阿青看着陈飞关门离去,在沙发上坐了一分钟站起来打开门来到门外的走廊上,那里可以看见小区的大门,阿青正好看到一个黄发女孩笑着揉着陈飞,两北京正规治疗白癜风多少钱人一起走出大门,阿青深深的吸了好几口气,但还是忍不住的哭了起来,最后哭到全身发软直接瘫在了地上,哭声惊动了隔壁的邻居,阿青连忙抹掉眼泪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在邻居疑惑的注视下进屋去了,环视屋内视线定格在了餐桌上,饭菜还冒着热气,仿佛刚才的事更本没有发生过一样,阿青坐到桌前拿起筷子,吃了几口菜又放下……   

  揉揉眼角的太阳穴,阿青阻止自己再往下想去,将手中的咖啡放下,阿青拿起杂志,心不在焉的随意的翻着,随意一瞟看见某一小区有房子要出租,阿青仔细的看了下面的联系电话,立马给联系人打电话:   

  “喂,你好,你这房子现在就能租吗?”   

  第二天   

  阿青拉着一个旅行箱在陈飞赶来之前离开了,路上正巧碰到了房东,   

  “呦,阿青,你这是要出远门啊。”   

  “是啊,”阿青礼貌的点点头,“出去玩几天顺便散散心。”   

  房东瞅瞅阿青带的箱子开玩笑道:   

  “那么一个箱子,肯定装了不少东西吧,可别一出去就忘记回来了唷,呵呵呵呵……”   

  “这自然不会了,”阿青弯起嘴角,“阿姨我先走了,还要赶火车呢。”   

  “好,好,快去吧路上小心点,你肚子还大着呢。”   

  “嗯,知道,阿姨。”   

  阿青笑着点点头走了。   

  阿青要去的那个小区离她原本住的地方不怎么远,坐出租车也就要二十多分钟,下了车阿青联系了那个出租房子的人,随后那人就在小区大门出现了,是个中年大叔看着挺和善,过来先跟阿青相互握了手,自我介绍一番后带着阿青便去了那个房间。   

  房间位于二楼朝阳就是离楼道近了些可能会吵了些,这个阿青倒是不介意,两人就签了合同,今天阿青就可以住下来了,正巧10:23北京中医院治疗白癜风时陈飞电话打过来了,阿青接起语气冷冷的:   

  “喂。”   

  “你在哪呢?”   

  电话那头的陈飞明显有些不开心了,阿青冷哼道:   

  “陈飞,你以为我真会乖乖的跟你去打胎!凭什么我受罪成全你跟那女人?”   

  话一讲完,阿青就挂电话,手机随意的扔在了靠窗的柜子上,又一次环视整间房间,这房间被闲置了一个多星期,家具表面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灰尘,还是先来打扫一下吧。阿青挽起袖子大概的擦了一下,接着开窗透透气。   

  窗外绿绿的,一股微风夹杂着细雨迎面吹了过来,阿青闭上

TOP